7座“校車”裝24人被查 其中21個是學生

斯遠

據廣西柳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官微消息,2月27日,柳州市鹿寨縣公安局交管大隊在縣城導江鄉計送屯路,查獲一輛超載的五菱小客車,核載7人的車上竟滿滿當當坐著24人(司機、老師及22名學生)。車上的22名學生都在附近一所幼兒園就讀。民警暫扣了涉事車輛、駕駛人韋某的駕駛證、行駛證。

核載7人的小客車居然塞進去24人,超員達到250%,這樣的操作也太危險了,警察對其嚴查嚴管,并無問題。

近年來,“黑校車”出事的新聞并不鮮見,其中有不少都是因為超載運行。很多人都對發生在2011年的甘肅正寧縣幼兒園校車被撞事件記憶猶新。當時,一輛翻斗運煤貨車與校車相撞,校車核載9人,實載64人,事故造成20人死難。

頻發的事故警醒人們,“黑校車”超載運行,已經成為影響中小學生安全的重要問題。然而,此類事情并未禁絕。柳州這起超載事件之外,2017年,云南曲靖富源縣交警也查獲一輛“黑校車”,7座車塞了25人。

梳理新聞就會發現,此類事件多發生在偏僻的農村,司乘人員的安全認知程度也都不高,他們往往只求能夠方便地抵達學校,對于超載等安全隱患并不太敏感。此次柳州查車并把孩子們護送回家的交警,就遭到不少家長的質問,不讓坐“校車”,孩子們怎么上學?

這表明,盡管安全問題讓人焦慮,但相比每天孩子們如何上學的難題,顯然要稍稍離得遠一些。農村人家住得比較分散,孩子們很難實現家門口的“就近入學”,即便明知道“黑校車”超載,也缺乏更多、更好的辦法。

此外,像城里那樣家長每天接送,現實中也不太現實。要么很多孩子都是留守兒童,家里只剩下行動不便的隔代親人;要么父母的謀生成本比較高,很難放下手頭的工作去每天接送。

四肖中特全年免费公开